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相逢即是缘 我是啊黑 懒癌晚期੧ᐛ੭更新随脑洞❛‿˂̵✧关于吾王只看王受୧(๑•̀⌄•́๑)૭更文现在基本只更all王੧ᐛ੭看文是个杂食党基本秉承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则( ͡° ͜ʖ ͡°)✧

【鬼使】高仿的APTX-4869要来一颗吗

啊最近特别喜欢鬼使,想了好久终于在完成了寒假作业整个人特别亢奋的晚上写了这篇文 (^▽^)
梗属于《名侦探柯南》,鬼怪和地狱使者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٩(ˊωˋ*)و✧
怎么说,好想给每一对我喜欢的cp都喂一颗天堂制造的高仿APTX-4869啊✧٩(ˊωˋ*)و✧
继龙獒之后的另一篇APTX-4869相关文 (-^〇^-)
祝看文愉快٩(๑^o^๑)۶
以下正文



高仿的APTX-4869要来一颗吗







看到王黎的后辈带着一个小孩站在门口的时候,金信刚刚收到金善发过来的信息。
 
From丑八怪妹妹:哥哥可要好好珍惜我送给你的礼物哟
 
“呀!呀!说你呢,站在我屋门口干什么呢!”
 
金信瞬移到大宅的门前,盯着眼前自家恋人的后辈,上上下下来回扫描了一回,顺带扫描了他牵着的那个肤白唇红小小只一直盯着他看的小孩,总觉得这个小孩子长的很熟悉。
 
和王黎在一起后,金信没少跟王黎一起窝在沙发上看晨间剧和晚间剧,当然,大多数时候都是王黎咬着透明的酸奶管眼睛不眨地盯着电视看,偶尔发出自己的感叹,而金信通常都是枕在王黎的大腿上看着他的书,偶尔抬头看见被王黎从酸奶瓶中吸出来的液体,总会想些这样那样的不可描述的事情,想的声音大了,他还会看见王黎通红的耳朵,然后他们就那样这样地不可描述去了。
 
啊扯远了。
 
多多少少受到莫名其妙的电视剧的影响,金信突然觉得后辈牵着的这个小孩子很有可能就是王黎在外面的私生子,莫说他和王黎外貌的契合度还特别高,而且他昨天晚上才刚刚同自家恋人看了一部有关私生子的电视剧,脑袋里的想法越来越多,在想法快要堆得高出天际的时候,一句话将他的灵魂从宇宙唤了回来。
 
“呀!你这愚蠢的鬼怪!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后辈牵着的那个小孩子开了口,装满了嫌弃的眼睛直直看着金信。
 
完了。
 
金信想,连吐槽都这么像,绝对是私生子无误了。
 
后辈看看金信,又看看孩子,还是决定开口解释一下。
 
“鬼怪先生,您好!”
 
好什么好什么,没看我这正伤心呢吗。
 
“前辈刚刚莫名其妙就变成小孩的模样了,前辈现在的样子没有办法继续工作,我待会还有好几个亡者要带,再帮前辈把他的工作也做完,前辈跟着我不太合适,只能先拜托您照顾一下前辈了,如果您不行的话,我也可以带着前辈一起工作,毕竟前辈那么可爱,带着一起工作没准可以把一些其他遗落着也勾引啊不是也给吸引出来,这样我们就……”
 
后辈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
 
金信已经完全被王黎眼里满满的嫌弃和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压在原地动弹不得了。
 
什么!我原来就觉得这个后辈明显对阿黎有些什么想法,没想到真的是这样,现在居然还想抢走阿黎,呀!你想体验一下鬼怪的愤怒吗!
 
“阿黎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金信蹲下抱起了超小号的恋人,故意忽视了王黎一直挣扎不让人抱的动作。并开口询问被打断“啊”了一声之后没有下文的后辈。
 
啊小号的阿黎真的好可爱啊!
 
“刚刚和前辈一起去一家炸鸡店休息的时候,那家炸鸡店的店主给了前辈一颗糖,前辈就很小心地把那颗糖放进口袋里了,但是那个店主跟前辈说一定要亲眼看见前辈吃下去才会开心,前辈就毫不犹豫地吃了,吃完之后就变成这样了,店主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让我来问问鬼怪先生,说您在世间这么久了,奇奇怪怪的消息听多了,可能就会知道,所以我就带前辈过来了……”
 
啊当然那位店主看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很兴奋就对了。后辈小心地回答着鬼怪的问题。
 
金信突然想起了刚刚收到的妹妹的短信,觉得金善一定知道些什么,打算抱着王黎去炸鸡店里找找金善问一下。
 
然而。
 
“啊对了,那位店主说她要和店里的打工妹外出好好旅游去了,不希望任何人打扰。”
 
金信瞪着无辜传达信息的后辈。
 
后辈急急忙忙朝着鬼怪鞠了一躬,以自己要带的亡者很快就要来了为由溜走了。
 
金信看着他化为一阵烟消失在眼前,他又觉得自己仿佛看见那阵烟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飞。
 
算了,金信想,抱着怀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王黎进了屋。
 
大概又是那个不搞事浑身不舒服的扑棱蛾子联合自家妹妹搞出来的事情,你别以为你躲在一阵烟背后我就不知道是你,该死的扑棱蛾子。




 
抱着王黎进了宅子的金信发现刚刚还在睡的小孩已经醒着了。
 
“不睡了?”
 
“刚刚只是觉得丢脸。”
 
王黎翻了个白眼,挣扎着要从金信的怀里跳下来,当然,失败了。
 
“呀!摔到了怎么办!”
 
紧紧抱着不松手的金信看着可爱到不行的恋人,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当然不是那种需要你刷卡上车才能干的事。
 
“阿黎啊,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出去约会过了吧,你看你这段时间工作这么多,我们都没有好好在一起出去过啊……”
 
金信眨着眼睛看着正认真听讲的王黎说道。
 
歪着头正不自觉地咬着自己的手指甲的王黎想了想金信的话,发现好像确实是这样,他们在一起最多的时间就是窝在沙发上做些爱做的事,很少出去,出去了最常光临的地方也是超市。
 
“那你要干嘛?”
 
啊说这话的阿黎真是啊太可爱了啊!
 
“呀!你这个鬼怪!别想那么大声呀!”
 
啊奶声奶气说这话的阿黎真真是暴击啊!
 
“呀!”
 
“游乐园吧!游乐园怎么样!最近好像有一个刚刚建立不久开张不久的游乐园!听说去的人都赞不绝口来的!”
 
回来拿昨晚自己忘在屋子里的文件又刚好收到了池恩倬信息的富三代柳德华先生刚刚好听到自家两个幼稚的叔叔在谈论约会的地点于是大跨步走到他们面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发!末间叔叔真的变成了一个三岁小孩啊!啊!就算变小了穿衣风格还是这么地狱使者啊,要跟叔叔说先带末间叔叔去买身小孩子该穿的衣服。
 
“游乐园是小孩子去的地方,我一个活了九百多年的老人,他一个三百多岁的地狱使者,去什么游乐园。”
 
“可是,叔叔,末间叔叔现在就是小孩啊!”
 
面对着忽然同时盯着自己的一鬼一人,王黎选择了转头不见。
 
“啊那就决定去那里了!走吧!”
 
“叔叔你先带末间叔叔去买一身正常小孩穿的衣服吧,末间叔叔这样穿虽然也很好看,但是一点都不符合一个小孩子的气息啊!”
 
金信看着全黑的王黎,点了点头,往门外走去。
 
几步之后又转过身来盯着不知道想什么笑得蠢到不行的柳德华,开口。
 
“呀!你怎么还站在那里呢!”
 
“我?”,指了指自己,柳德华疑惑地开口。
 
“过来开车呀!”

 
惊!堂堂富三代竟流落街头当司机!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柳德华欲哭无泪地开始了自己的司机生活,在心里盼望自家叔叔能够每月再多给他一点点小零用钱。




 
载着刚刚从衣店出来的穿着亲子装的两位叔叔到了以名侦探柯南为主题建造的乐园之后,柳德华以公司还有事要他忙为由得到了金信的同意之后麻利地开车走了。
 
因为王黎的极度不乐意而由抱改牵的金信正拉着小孩站在游乐园的地图前思索着该先去哪里玩。
 
王黎小小的手被金信大大的手掌包着,觉得自己莫名地就安定下来了,没有刚刚变小时那种无法言说的慌张。
 
和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我听见了哟!”
 
呀!讨人厌的鬼怪!
 
金信看着低下头耳朵泛红的小孩,无法抑制地笑了起来。
 
真的是,太高兴了啊。




 
牵着王黎从一件屋子里跑出来,一大一小两个鬼弯着腰喘着气。
 
他们才不会承认是被人类扮演的鬼吓成这样的呢。
 
“接下来”,金信摊开手中的地图,在地图上刚刚去过的那间屋子上画了一个红叉叉,看着地图上几乎布满了红叉叉的地方,也就是他们玩过的地方,金信手指着最后一个没有红叉叉的地点,说,“就去基德的世界看一看好了。”
 



抱着因为怪盗基德的魔术而被突然飞出来的成群的白鸽吓了好大一跳眼圈都红了开始掉眼泪并且扑进自己怀里的王黎,金信又心疼又想笑,怎么还会有鬼会被鸽子吓成这样的呢。
 
上次听自己的侄子柳德华说起什么末间叔叔居然会怕一只鸡怕成那样的时候,金信还特别不信,以为他几日不见又不想要卡了,没想到真是这样。
 
不知怎么办的金信只好抱着王黎瞬移回家。
 
“乖,不哭了,别怕了,鸽子已经不见了,我们在家呢……”
 
不断说着这些话抚着王黎的后背安抚着他,直到怀里颤抖着的身体渐渐平静下来。
 
“下回再也不去那里了,让德华去把它拆掉。”
 
游乐园: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不要!”
 
“那下回带德华一起去,把他锁在我们刚刚进去的那间屋子里。”
 
“好!”
 
柳德华:我可能有一个假人生。
 
“好了?”
 
“嗯。”
 
王黎紧紧抱着金信的腰,下定了很大决心似的抬起头来。
 
金信看着因为刚刚哭过而眼睫毛有些黏在一起至今眼里仍然湿润着看着好像有些纠结小红唇嘟着的世界第一可爱的王黎,感觉心脏遭到了暴击。
 
“怎么了?”
 
王黎没有说话,歪歪扭扭站在金信的腿上,比划着又踮起了脚,在金信的唇边大力地亲了一下。
 
“我爱你。”
 
被萌娃娃一记直球击晕的金信差点就要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去了。当然了,作为一只知晓法律的鬼怪,金信还是知道不能做什么的。
 
啊等阿黎恢复过来再带他去一次那个什么基德的世界好了,好想知道原版阿黎会有什么表情啊想想就好激动!
 
“呀!你这讨人厌的鬼怪!我可都听见了!哼!”
 
王黎从金信大腿上跳下来,迈着小短腿开始往门外走。
 
“你要去哪?”
 
“找Sunny啊。”
 
“都这么晚了,何况她已经带着恩倬去旅游了,等明天再说吧。”
 
王黎停住了脚步,想了想点点头,又迈开腿往楼上走去。
 
“阿黎你要去干嘛?”
 
“楼上,洗澡。”
 



成功以你现在还太小不适合自己洗澡的理由在王黎不情不愿的情况下帮小孩洗了澡,顺便自己也洗了澡的金信仿佛登上了人生的巅峰。
 
就算变小了仍然对晚间剧情有独钟,金信于是抱着王黎窝在沙发上一起看。
 
但其实认真在看的也就是王黎,金信全程都在看着王黎,直到小孩在自己怀里睡着。
 
轻轻抱着小孩起身,关掉了电视之后,瞬移回楼上。
 
金信看着缩进自己怀里的王黎,感到了莫大的满足,亲了一下小孩的额头,一起睡去。
 
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渐渐暗下去。



 
丑八怪妹妹:哥哥你别担心啦,对身体不会有伤害的。不是你说最近王经常因为工作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变短了又因为前几天情人节居然没有出去好好过而只是在家窝沙发上看晚间剧而觉得自己仿佛被幸福抛弃了嘛,前几天刚好遇到那位,那位说这是天堂最近制造的一种能让人感到特别幸福的糖果,我就想买来给你们试试,看你发圈里的图片,效果蛮好的嘛。
 
丑八怪妹妹:啊对了,这颗糖果维持时间只有二十四小时。
 阿黎的鬼怪:善儿啊,再帮哥多买几颗吧。
 
丑八怪妹妹:……我不能做对不起王的事,哥哥,恩倬找我了,再见。
 
阿黎的鬼怪:善儿,你就这么抛弃了你的哥哥吗……善儿……你快回来……没有你我承受不来,你快回来……




 
您所呼唤的丑八怪妹妹已经下线,请不要再鬼哭狼嚎,抱紧您怀中的小孩,好好睡觉。
 




END.
2017.02.18

感谢您的观看٩(๑^o^๑)۶

评论(1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