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相逢即是缘 我是啊黑 懒癌晚期੧ᐛ੭更新随脑洞❛‿˂̵✧关于吾王只看王受୧(๑•̀⌄•́๑)૭更文现在基本只更all王੧ᐛ੭看文是个杂食党基本秉承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则( ͡° ͜ʖ ͡°)✧

嘿朋友!来杯醋吗?

没有小伙伴理我QAQ不过我还是写了
我是队长的小粉丝
看《头条都是他》的时候第一次看到队长就特别特别喜欢他了
然而我一直都是站冷cp没粮吃只能自产了
我队长这么萌我真喜欢他
噢噢噢对了这是深莲!深莲!深莲!
里面涉及剧名什么的都是我胡诌的如有雷同实属荣幸
我不黑任何人
我只是单纯喜欢队长
希望小伙伴们来勾搭我哟哟
看文愉快

流莲最近接了一部网剧。
剧名叫《占有》,是一位网络上非常知名的作家写的,据说是为了纪念她那曾不顾一切的疯疯癫癫的青春岁月。
这部小说的粉丝拥有量极大,粉丝年龄跨越也大,从懵懂少女到家庭主妇到年老妇人。
而出演这部网剧的演员大都是娱乐圈有头有脸的人物,小到从仅出场一秒的炮灰,大到贯穿全剧的幕后大BOSS。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这是一部耽美剧。
而流莲,在这部剧中,出演的是,男一号,一个清清冷冷不爱说话的少年。
这个少年,在小说原著中,是个......受。

“耽美是一个我从未涉及过的领域,我想挑战看看。”
这是流莲接下这个剧本的理由。
经纪人本想拒绝,怕出演之后流言太多,对他不利,后来转想,剧本够好,导演演员著名,如果拍得好,在这个信息时代,流莲也许可以凭借一部网剧,吸引更多粉丝,于流莲,于FLY,都是有极大利益的,便同意了。

这是一部周播剧,边拍边播,从观众的反响来调整这部剧的一切。
而如经纪人所想,《占有》第一集播出之后,流莲便上了微博热搜,多天都居于热搜首位,微博粉丝量更是急速增加。
理由很简单,流莲凭借出色的演技出演的那个清冷的少年演出了原小说粉丝心中最想要的形象,神色、外貌、语气,一举手一投足都似极了小说中的描写,除了身高比小说里描写的要高上一点。
而热搜首位之下,随着这部热播网剧而来的,关键词多是与剧中多对CP相关,比如流莲饰演的男一和剧中另一男一的CP,或者与他剧中的竹马组成的CP,亦或是与剧中一直相助他的学长组CP......总之,CP多得快要溢出荧幕了。
而这些,流莲并未花太多心思去关注,这些流言于他无太大关系,他更看重的是,原著粉丝对他饰演的这个角色的看法以及看剧群众对他的看法,他们的惊呼是对他演技最大的肯定。

但是流莲不关注,不代表其他人不关注。
比如,FLY成员,尹深。
流莲接这部剧时,尹深并不知情,那时他搭档Black Heart 成员宪行在韩国上一档恋爱类的真人秀节目。
流莲开始拍这部剧时,尹深并没有收到消息,刚从韩国回来的他与同为FLY成员的允诺参加了一档国内的公益节目,去了一个时常收不到信号的偏僻地区。
而当他结束了这档公益节目,获得了公司休假几天的准许,回到宿舍,拿出许久未被宠幸的手机上微博打算大刷一把时,那些关于《占有》的关键词仍旧在热搜榜上高居不下,所以他理所当然地,就点了下去。
那时《占有》已播了十一集,还差一集就大结局。

点开的关键词,搜索出来的内容,有无数条,那些内容,要么是在讨论《占有》的剧情走向,要么在刷各大CP,然而更多的,还是对流莲演技的赞叹。
尹深自是知道流莲演技有多出色,那个人演的每一部剧他都有看,甚至看完之后还去网站上找粉丝剪的只有他一个人的CUT,在每一个睡不着的夜里细细品味。
而这部名为《占有》的网剧,他从来没有听流莲提起过,怀着极大的好奇心,他下载了目前已播的十一集,去卧室洗了个澡,钻进被窝里,开始欣赏他家队长的美颜。

昏暗的房间里,亮着的手机屏幕的微弱的光,显得格外惹眼。
看着手机的人,此刻已红了眼眶,但他的脸色却黑的可怕,浑身都是“生人勿近”的低气压。
梵允诺打开尹深的房间打算叫他去吃夜宵时,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奇怪的东西。
他退了一步,关上房门,然后再次打开,发现房内气场还是如此,那个平时活力满满搞笑十足的FLY开心果尹深正抿着唇,脸色阴沉地盯着手机看。
梵允诺从裤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登上了微博,看到热搜关键词时,他的眼里闪过狡黠的笑意,转了个身,关上房门,他打算还是自己去吃夜宵好了,反正买的不多,反正冰箱里还有那个人做的没有番茄的番茄炒鸡蛋,饿了那个二货自己会出来觅食。

尹深看完第十一集,上微博查探敌情时,发现大结局已经出来了,微博上有许多粉丝截了剧图,说自己被虐得稀里哗啦然后@编剧@导演@演员@各种相关人员只为求一个甜蜜的小视频。
下载了大结局,尹深面无表情地在空调开着十六度的房间里缩在被窝里默默舔自家队长的颜。

今夜《占有》剧组摆了庆功宴,为了感谢各个工作岗位上工作人员这些天的辛苦,为庆祝《占有》的杀青,也为庆祝《占有》刷新了网剧点击量的记录。
流莲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得体的笑容,接过一杯又一杯递过来的酒。
这酒,他无法拒绝,那都是圈子里的有名的前辈递过来的。
拒绝,会生出太多事。
但他已经喝不下了,他不是一个酒量很大的人,这时已经开始醉了。
再喝下两杯时,人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快软倒之时,有人扶了他一把,把他往怀里带。
流莲眯起眼睛,聚了下焦,发现那是饰演剧里男一号的那个演员,圈里年少有为的影帝。
“谢谢”
他道了声谢,打算站起来。
那影帝却没有等他下一步动作,直接打横抱起流莲,跟导演与前辈们道了别,往室外走去。
流莲也没有反抗,拍戏的这些天,他们已因对戏成了高山流水般的知音,更何况,他是真的又醉又困,也就由着他去了。
影帝跟自家经纪人打了个招呼,抱着流莲上了那只回FLY宿舍的车子。

尹深看完大结局时已是深夜,而流莲还没有回来,他知道他今天一定会回来的,已经问过了经纪人。
摸摸正在抗议的肚子,他从被窝里爬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液体,糊在了床边的毛巾上。
起身去了厨房找自家队长留下的没有番茄的番茄炒鸡蛋。

吃到一半时,宿舍敲门声响起。
尹深随意抹了一把油油的嘴,糊在了旁边椅子上的毛巾。
起身去开了门,他知道,心心念念的竹马流莲此刻一定站在门外,许久未见,不知道他想不想他,但是想到《占有》的剧情,尹深刚刚还很明媚的脸顿时变得苦大仇深。

开了门之后,他发现已经不能用苦大仇深来形容他现在的脸色了。
门外确实是流莲,但不是站着的,是被抱着的。
被一个年轻的男人横抱着。
问自家养的队长被一只不知名的生物拱了要怎么办。
尹深眯起眼睛,搜索了一下,发现面前这个年轻的男人就是让他一脸苦大仇深的罪魁祸首,《占有》的另一男一。
“他喝醉了”,男人扬起得体的笑容,“我送他回来”,男人对尹深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你不打算......”
影帝话还没有说完,尹深便接过他怀中的流莲,然后关上了门,将影帝拒之门外。
站在门外的影帝挑挑眉,上了微博。
发了一条微博,炸出无数潜水党。
影帝说,“FLY的流莲真的是很可爱啊。”,并附流莲睡照一张。

尹深抱着流莲进了房间,将人放到床上,打算给他换一身衣服。
脱下西装的时候,流莲就睁开了眼睛,定定地望着尹深,看他依旧一脸苦大仇深很委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流莲一笑,尹深更委屈了。
“为什么接那部剧”
委屈的深深背对着流莲,不理他。
“允诺没告诉你吗?我想挑战自己”
流莲揉揉有些疼的太阳穴,伸手环抱住身前的人。
“说人话”
委屈的深深其实在自家队长抱他的时候就不委屈了。
“想让你吃醋”
流莲顿了一下,如实回答。
“戏里床戏是真的吗?”
已经不委屈的深深想到《占有》第八集里流莲隐忍的呻吟声就又感觉很委屈了。
“不是”
流莲将尹深抱得更紧。
“那亲吻是真的吗?”
想到《占有》里他数不清的吻戏,深深感觉更加委屈了。
“有些有借位”
流莲忽然觉得头有点疼,但他觉得很开心。
“真亲了?!”
更加委屈的深深炸毛了。
“那只是演戏”
流莲伸手揉了揉尹深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那牵手呢?拥抱呢?对视呢?喂药呢?你们有多少身体接触?”
问如何给炸了毛的尹深顺毛,在线等,急!
这次流莲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慢慢凑近尹深的嘴唇,然后,吻了下去。
尹深忽然就不说话了,他望着眼前的流莲,那人如星般亮的眼里此刻只映着他一人的身影。
流莲的脸颊有些微红,因为他喝了不少的酒,也因为眼前一动不动盯着他看的尹深。
尹深弯弯嘴角,将眼前之人推倒在床上,开始了一个深久绵长的吻。

隔天早上起床的FLY成员允诺表示,他要跟公司提建议,换一面隔音效果更好的墙。

问如何给吃醋炸毛的尹深顺毛?
答只需给他一个流莲的吻。

END
啊啊啊我真的是觉得队长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