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相逢即是缘 我是啊黑 懒癌晚期੧ᐛ੭更新随脑洞❛‿˂̵✧关于吾王只看王受୧(๑•̀⌄•́๑)૭更文现在基本只更all王੧ᐛ੭看文是个杂食党基本秉承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则( ͡° ͜ʖ ͡°)✧

怦然心动(二) 我E梗

(二)
美妙的第二天就这么来临了。

被母亲勒令来当家政工的池允熙今天有些战战兢兢地来了,带着对邻家是EXO的激动心情和对弄乱朴灿烈房间的愧疚心情以及对暖男暻秀的感激之情等等,来到了EXO暂时居住的地方。
这天,这座偌大的房子有些空,说话都会出现回音的这种空。
池允熙在感到奇怪的同时也在心里默默地对这种气氛点了个赞。
‘太好了,终于不用想着怎么面对偶吧们了’这是被灿烈喻为猴子屁股的我们允熙的内心。
“但是不会又突然出现吧.......”说着便转过头。

所以说有些时候太过去想一些东西是不好的。

朴灿烈正倚在厨房门旁,似笑非笑地看着池允熙再次默默红了脸颊。

池允熙此时内心正有无数头草泥马正在奔腾,果然想什么来什么。MAMA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人会变得不一样......

站直了身子,朴灿烈向她点了下头。转身。上楼。
“池小姐,我们谈谈吧。”

“是要精神损失费形象包装费房间装修费糕点赔偿费....了吗啊MAMA快来救我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咆哮着的允熙默默地跟了上楼。

于是,经过长达一个下午的谈判,我们的大总攻和猴子屁股结成了一个帅气的联盟。

和世勋有些排练活动的暻秀这时一起和刚结束了音乐课程的伯贤回来了。
刚走进客厅,主唱line就看到二楼朴灿烈和池允熙并肩走下楼梯,有说有笑,末了,朴灿烈还捏了捏池允熙的脸。
边伯贤挑眉。
都暻秀沉默。
慢他们一步进客厅的吴世勋惊讶地下巴快掉了。
“回来了”朴灿烈笑着和客厅里的三个人打着招呼,又送池允熙到门口,说,“那么就明天见啦,仁川姐”
池允熙点点头,笑着再见。


客厅里
都暻秀垂着那颗圆圆栗子头,默默地走回卧室,忙内再次默默跟上。
不过这次忙内进不去了,因为都暻秀施展了他力的超能力大力的关上了门。
忙内碰了一门子灰,默默转身去找边伯贤。

“伯贤哥,灿烈哥和暻秀哥是怎么了”
边伯贤眯起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成了一条缝,笑得天花乱坠,啊不,猥琐,踮起脚摸摸世勋的头。
“世勋啊,我们就看看,不说话。”

隔天,池允熙,啊不,仁川姐准时来到邻居家报到。
都暻秀看到她和朴灿烈在厨房对视。
轻咳了一声。
“怎么了”朴灿烈问,带着满眼笑意。
仁川姐也转头奇怪的看着都暻秀。
都暻秀默默摇头,回卧室。

第三天,都暻秀上二楼找朴灿烈的时候,好巧不巧撞上了朴灿烈壁咚仁川姐。
‘这身高差......真适合......’都暻秀想。
待到二人齐刷刷转过来看着他,都暻秀默默转身,回卧室。

第四天,他们四人上街的时候,遇到了仁川姐的前男友正在欺负她。
朴灿烈长腿一迈,长手一勾。
前男友奇怪地看着这四个奇怪地戴着口罩的男人,当然,特别是自己身边这个海拔比自己还高的男人,
“那个...你们是谁啊”
“你不用知道我们是谁,总之,不许欺负我的人”低沉的嗓音从口罩里传来。
‘你的人......’都暻秀有点想离开。
“你的人?”前男友疑惑,望向池允熙。
突然明白了什么,掂量了自己的优势,前男友飞快地溜了。
朴灿烈笑得灿烂,温柔地对仁川姐说,“没事了”
都暻秀默默拉着忙内转身离开。

第五天,朴灿烈和仁川姐双双失踪。
电话不通,留言没有。
边伯贤笑着调侃,“该不会私奔了吧”
都暻秀冷眼一斜。
默默又开始打电话。

第六天,失踪了的朴灿烈回来了,裹着一床被子坐在床上的朴灿烈正接受众人的目光洗礼。
“所以你和仁川姐一起呆了一个晚上?那有没有发生些什么?”这是得知朴灿烈和仁川姐被困在地下室一晚的事实后八卦因子蠢蠢欲动的边伯贤。
朴灿烈点头回答第一个问题,摇头回答第二个问题。
吴世勋和边伯贤还在追问朴灿烈具体细节。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都暻秀撂下一句“没事就好”之后默默离开,大力带上门。
朴灿烈眼角带笑。

第七天,都暻秀下楼时看见朴灿烈正和池允熙玩闹。
从朴灿烈的角度看去,都暻秀正穿着纯白的毛衣,汲着拖鞋,像颗美味的栗子。
手上却丝毫没有停下,一手拿着仁川姐的手机,一手点着她的头,说,“你以后不许和他来往了,你可是我的女朋友”
池允熙红了脸。
都暻秀苦笑。
“我们明天约会吧”朴灿烈一脸认真。
池允熙脸更红了。
都暻秀默默看了这两个人,捂着心口回了卧室。

第八天,结束了行程的都暻秀坐在保姆车里,思考着他和朴灿烈,朴灿烈和仁川姐,他和仁川姐的关系。
‘灿烈喜欢仁川姐,我也喜欢仁川姐,所以才会生气灿烈的行为,对我喜欢仁川姐......可是不喜欢灿烈和仁川姐在一起,会生气,会心痛......’
有些烦闷地转头望向窗外,穿着粉色衣服的女孩正哈着气,搓着手。
想着昨天在厨房听到的那些话,
都暻秀让经纪人哥停了车,让他先走,自己待会再回。
走向女孩,伸出手,柔声说,“和我一起回去吧”
女孩固执地摇头,说“我相信灿烈会来的”
都暻秀眸色一暗。
“那么喜欢灿烈吗?”
女孩点点头,带着初恋时的羞涩笑容。
“我知道了......”
欲转身离开之时,递给了池允熙两个暖宝宝。
“这里太冷,等不到的话,先回家吧......”



‘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亲昵的行为...说是女朋友呢...是恋爱了吧.....整天在面前晃来晃去真是烦死了...朴灿烈你真是烦死了...演唱会捧着布玫瑰单膝跪地跟我求婚的时候真是烦死了...让我带上声波戒指的时候真是烦死了...和伯贤互动的时候真是烦死了...和池允熙亲密的行为真是烦死了...呀朴灿烈你真是烦死了......’
噘着嘴一脸委屈的都暻秀倒在床上,内心无限怨念,满脑烦死了。
‘可是,不想看到你和池允熙那么亲昵的...明明你亲昵的对象不应该是她...可是...不是她是谁呢...我吗...我该以什么资格呆在你身边成为你亲昵的那个人呢...伯贤你也亲昵也互动...钟仁也是...当初亦凡哥也是...还有好多人也是...可是我不想成为这么多你亲昵的人中的一个,不想成为one of the......’
都暻秀忽的撑起身,“我怎么会有这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瞅了眼手表,都暻秀惊呼不好,那个女孩还在那里等呢,要是灿烈不去她不回家的话会感冒的吧。
已经走至门前,打算转开卧室门把,都暻秀又停住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灿烈呢?让她在那里等不行吗?让灿烈去的话......’
无限纠结,最终还是上了二楼。


敲开灿烈的房门,都暻秀没有说话,就只是定定地望着朴灿烈。
被望的人刚想问怎么了,却忽然想到些什么,匆忙扯了桌上的大衣,火急火燎地迈开大长腿向外冲去,额前的刘海因为微风而轻飘。
掠过都暻秀,朴灿烈已消失在房间。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