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相逢即是缘 我是啊黑 懒癌晚期੧ᐛ੭更新随脑洞❛‿˂̵✧关于吾王只看王受୧(๑•̀⌄•́๑)૭更文现在基本只更all王੧ᐛ੭看文是个杂食党基本秉承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则( ͡° ͜ʖ ͡°)✧

怦然心动(一)

(一)
属于温带季风气候的首尔特别市,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城市。受海陆热力性质差异的影响,春秋两季降水较少而温暖,是适合旅游的季节,而夏季通常是连续高温多雨的天气,烦闷的天气不是出门的好时候,首尔的冬季则是比同纬度的其他城市气温要低些,所以论旅游的最佳时间,还是春秋两季较好。
桥豆麻袋,这可不是在上地理课啊文科的同学们......
首尔冬季有些冷,所以路上的行人总是将自己包成一颗粽子,只露出可以呼吸的鼻孔和可以看见路的眼睛,手上都戴着手套,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没有人喜欢成为路上的一个雕塑,还是个冰雕。
而在这么一个冻死人不偿命的季节,有一个好命的女孩迎来了她的新邻居。
“呀!池允熙!你个死丫头,赶紧起床了!”
一个约莫中年的女人边拉开房间的窗帘边对床上和被子搅成一团的女孩子说,也许用吼会更合适。
女孩咿咿呀呀了几声,没有想起的欲望。
“呀呀,周六日干嘛要早起嘛,再睡一会,就一会......”
女人白了她一眼,径直走到床边,拖起仍旧闭着眼睛的嘴角还有哈喇子的女孩。
“隔壁有新邻居入住,你快去打扫一下......呀!死丫头!听见了没有!”
女孩伸手揉揉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头一点一点,嘴里喃喃。
“新邻居去住为什么要我打扫啊......我可是你的女儿啊......不是家政公司的大妈啊......不是啊......”
女人放开了女孩,两眼放光。
“你懂什么,你知道时薪有多少吗?那可是‘world star’......啊world style 时薪很合理啊很合理啊,总之你一定要去,这是命令......”
女孩摇头拍被。
“啊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去干......我又不是家政大妈我可是你唯一的女儿啊女儿啊......”
女人拖起她,拍拍女孩的脸,一脸毋庸置疑你一定要去。
“呀朴女士你真的太过分了呀朴女士......”女孩抱怨。
女人仍旧不为所动,从衣服口袋中摸出一张房卡,递给女孩。
转身带上门,只留下一句话。“总之,隔壁白天是不会有人在的所以放心吧,就算遇到了隔壁住的人也装作没看见,就跟透明人一样......”
末了,还折回来补一句。“对了,二层右侧最边上的房间千万不要进去记住了千万不要进去。”
说完扬长而去。
留下女孩一个人在床上凌乱。


收拾好自己,池允熙带上母亲做的糕点和打扫用具去了新邻居家。
打开房门,嗯,这是一间很大的房子,没错,很大。
这要打扫到马年猴日啊朴女士!!!←允熙内心。
放下糕点,开始认命地打扫,收拾好沙发上乱放的衣服,晾好刚洗好的衣服。池允熙来到二楼。
“对了,二层右侧最边上的房间千万不要进去记住了千万不要进去。”
母亲的话在脑海盘旋。
右侧最边上的房间里究竟有什么呢,好想知道啊。←允熙内心。
‘反正白天这里没有人,进去看看应该不会有事吧’允熙想。
抱着这样的想法和好奇的心理,她打开了房门。
映入她眼帘的是满屋子的乐器,吉他提琴键盘琴......
“什么嘛,说得这么神秘......”女孩走到桌边,拿起一本本子。
却突然瞥到墙角,有一只蟑螂正悠哉地趴在那里。
有着强烈责任心的允熙立马对蟑螂发起进攻,不幸的是,她打死了蟑螂,却把屋子搅得一团糟。
所以当朴灿烈打开房门,进入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女孩趴在自己床上,手里拿着一本本子,正回头望着他。

此时楼下众人正在感叹家政大妈的勤劳。

OH忘了说了,住在好命女孩隔壁的,就是因为某些事而休假一段时间的偶像团体EXO。

灿烈房间
看着眼前这个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有些不知所措的女孩手里的那本本子,朴灿烈的脸冷了几分。
池允熙急忙从床上爬起来,背脊挺得直直的,不敢直视灿烈,暗暗在心里懊悔。
‘惨了,昨天留下已经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今天又搅乱了偶吧的房间天啊...这下要怎么挽回朴女士啊快来救救你唯一的女儿!!!’允熙在内心咆哮。
想起昨天,允熙简直没有一刻如昨天一般期待着TAO的到来,也许更准确是说期待TAO的暂停时间的能力。
昨天本来是朴女士让自己带着刚制好的糕点来迎接新邻居。
打开房间,嗯,这是一间很大的房子,没错,很大。但是没有人,很奇怪。
将糕点带到厨房,池允熙本想离开,奈何早上起床后没有吃早餐就被母亲强制勒令来新邻居家,所以现在肚子正在揭竿起义。
新烘培的糕点在空气中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池允熙望望四周,没人。
有些小高兴地打开糕点的包装,拿起一块糕点,迅速咬了一口,软软糯糯。
“所以说热的才好吃嘛......”
吃得有些快,所以不意外地池允熙噎着了。
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刚喝进一口还没有咽下,就感觉背后有些阴凉。
有些软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是谁?”
池允熙缓缓转过头,四个海拔不同的高颜值男生正站在自己面前。
所以......
所以......
所以......
受到惊吓的我们池同学,把没有咽下的水,嗯,也许还带有一丝丝口腔里的唾液,就这样喷在了我们一米八五的朴灿烈脸上......喷在了朴灿烈脸上......在了朴灿烈脸上......了朴灿烈脸上......朴灿烈脸上......灿烈脸上......烈脸上......脸上......上......上......
然后......
就是一群幸灾乐祸的队友的爆笑响彻整个房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灿烈站在那里,水沿着他有些瘦削的脸庞滑下,滴在衣领,滴在地上。脸色有些冷。
而我们的池允熙同学有些楞,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于是用极快的语速念完“啊那个我妈妈让我带新制的糕点给新邻居我只是有些饿所以我不是故意喷到你的那啥对不起糕点请尽情享用不要客气那啥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米安内”这么一句话,然后迅速从暻秀身旁掠过,逃之夭夭。
“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啊...”暻秀这么说。
于是,我们一米八五的大总攻朴灿烈脸黑了几分。
以上,是关于池允熙同学喷水事件的详细回忆。
‘MAMA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事情会变得不一样,所以我现在要怎么挽回形象’边想着,池允熙边开了口,“对不起,我只是......”
“出去!”灿烈冷下声。
“我......”女孩有些慌。
“出去!谁准你进我的房间的!!给我出去!!!”陡然拔高的音量。
池允熙被吓到了,有些害怕地快步走出朴灿烈的房间,经过楼下客厅时,吴世勋等人正看着她。
池允熙有些窘迫,走得更快了。

客厅里
自灿烈拔高音量开始,客厅里的边伯贤等人就一直看着灿烈房间,有些莫名其妙。
“暻秀哥,灿烈哥这是吃火药了啊?”忙内表示好奇。
伯贤也看向暻秀。
都暻秀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忙内瞪大了眼睛,“不是吧,暻秀哥你都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吗?”暻秀反问。
“可是......”
伯贤用脚踢了一下忙内,噤声。
暻秀有些奇怪的看向伯贤,眼神在询问。
伯贤连忙摆摆手,说没事没什么。

看着往外走的女孩,都暻秀也跟了出去。
池允熙蹲在地上,觉得这次真的糗大了,又觉得有些委屈,小声地啜泣起来。
都暻秀看着正在哭泣的女孩,有些不知所措。也蹲了下去,伸出手,摸了女孩的脸,柔声说,“你别在意,灿烈可能今天心情不好......”
池允熙抬头,脸色有些红,看着眼前的男生,不知道说些什么。
都暻秀递给池允熙印有自己GROWL时期照片的围裙,咧开嘴,“是你的吧......”
池允熙愣愣接下,点点头。
“快回家吧...”暻秀这么说。
池允熙点头,带着围裙,离开了。

彼时,朴灿烈就站在他们旁边,面无表情。

待到都暻秀转身回到客厅,朴灿烈正拉着边伯贤的手头也不回地向二楼走去。
都暻秀低下头,脸上表情晦暗不明。缓慢地移向自己卧室,忙内默默跟上。

灿烈房间
一米八五的朴泰迪有些丧气地整个上半身趴在桌上,刘海下的一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边伯贤。
边伯贤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小爷我就知道你有事快开口求我呀”。
果不其然,沉默了几毫秒之后,边小爷就听到朴泰迪开口。
“白白白白白白......”无限循环,无限怨念。
“说..”简单粗暴明了一向是边爷做人的原则。
“暻秀最近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脸红起来就像猴子屁股的女生啊为什么啊昨天还说了她可爱今天居然就顺势摸脸了啊为什么啊我演唱会上求了那么多次婚挨了他那么多次打都没有说过我可爱都没有那么温柔地摸过我的脸的暻秀啊为什么要摸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女孩子的脸啊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无限怨念,无限循环。
边伯贤一脸嫌弃地顺手抄了桌上的乐谱打了朴泰迪的头。
对方还是在无限循环怨念中。
于是边爷只好使出进化绝招。
“暻秀来了”。
只有一句话,就这么一句话,刚刚还无限怨念的我们一米八五的朴泰迪突然就安静下来了,而且挺直了腰,仰起了头,活脱脱一个做了学雷锋好事的等待老师表扬并且奖励一朵小红花的小学生。
边爷忽的就笑了,而且笑得好没形象,像只冬日闲来无事到泥地里玩耍顺带滚几个小圈的小猪一样,没有形象地在地上也滚了几圈,狂笑。
这厢朴灿烈没有看见都暻秀进来,也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继续趴下装死,打算开启新一轮无限怨念。
边爷赶紧阻止了这种残害自己耳膜的愚蠢的行为。
“跟爷说说进展如何了跟暻秀表明心迹了吗?”
泰迪摇头,复而点头,又摇头,再点头,又摇头......
“呀朴灿烈!!”边伯贤作势要打他。
朴泰迪这才开了口。
“跟阿秀都不知道表明心迹多少次了,哪一次他不是当做玩笑话来听的,不管是演唱会还是节目上,都说了那么多次了,声波戒指也艰难地送了出去,可是......你也看到了......”
边伯贤若有所思地听着,待朴灿烈语毕才附在其耳边说
“小爷有一个好计划”

“阿秀会杀了我的!!”泰迪打了个冷颤。


边爷仰起小脸儿,说“你都不知道暻秀是不是喜欢你,你怎么肯定他杀了你”

朴泰迪有所感悟地点点头。
远在楼下的都暻秀默默打了个喷嚏,身为好弟弟的吴世勋默默地帮哥哥披上了一件可以当被子的大衣。


愉(悲)快(剧)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