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相逢即是缘 我是啊黑 懒癌晚期੧ᐛ੭更新随脑洞❛‿˂̵✧关于吾王只看王受୧(๑•̀⌄•́๑)૭更文现在基本只更all王੧ᐛ੭看文是个杂食党基本秉承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则( ͡° ͜ʖ ͡°)✧

未闻汝心

未闻汝心
“子乔…”初遇相识,他伸出手,噼里啪啦介绍了他在公寓里的奇葩的职务,伴着贱贱的笑,他唤他…
……
“子乔…”他和张益达去当他的僚机,功成身退之刻,他回头望他,好像在唤他…
“子乔…”前女友来公寓的时候,他无奈地看着他用刀叉吃油条,割得盘子发出一些刺耳的声音,在前女友的眼神威逼之下,他唤他…
“子乔…”他揽着他的肩,头贴着他的耳朵,带着一贯的贱贱的笑,在酒吧吧台前唤他…
“子乔…”他双手环抱在胸前,同他一同靠在沙发上,看着胡一菲和张益达的世纪智商大混战,他唤他…
“子乔…”他握着RIO同他碰杯,黑夜里他小小的映着天上点点星光的眼睛就这么映在他的眼睛里,他唤他…
……
“子乔…”他推门而入,看到公寓里脸上还挂着痞痞的笑的他和一个陌生的女人在餐桌上摆着蜡烛,在大白天吃着烛光晚餐,在夺门而出的那一刻,他唤他…
……
“子乔…”他和胡一菲牵着手出现在酒吧众人面前的时候,伴着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他坐在沙发上,仰头灌了一口RIO,恍惚间,他好像听到他唤他…
……
“子乔…”他在那间洁白无暇却又令人窒息的房间里,紧紧握着他的手,偏着头望着他,小小的眼睛里闪着泪光,脸上依旧是那贱贱的笑,只是浅浅的,在他的手渐渐松开他的手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他轻声唤他,缥缈在这虚无的空间里,终是垂下了手…
……
“子乔…”美嘉唤他,抱着大大的白色小熊,满脸泪水。
“子乔…”关谷唤他,抱着眼眶红红的唐悠悠,无言。
“子乔…”张益达唤他,匆匆赶来的他抱着一堆案子的资料,喘着气,无言。
“子乔…”展博唤他,牵着婉瑜的手,不知所措,无言。
“子乔…”
……
不知谁又在唤他,一声又一声,可终究不是他最想听到的声音。
……
吕子乔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看到了自己一只手牵着曾小贤的手,另一只手握着话筒站在台上说着什么,曾小贤低着头看着紧握的双手,脸上的表情不明…梦里他看到自己陪着曾小贤玩英雄联盟到半夜…梦里他看到自己带着曾小贤穿梭于家乡的大街小巷,带他玩带他吃,欢声笑语和纯真的两个人…梦里他看到自己当了曾小贤的伴郎……
吕子乔觉得这个人是自己又不是自己,觉得那个一直出现的曾小贤不是曾小贤。
他伸出手,想触碰曾小贤。
碰到的那一刻,眼前的画面忽然碎裂,就像一面镜子遭到了石头的袭击,碎成小片,散落在地。
吕子乔下意识伸手去挡,点点碎片砸在身上,他并不感到疼痛,只是觉得心里难受。
“子乔…”
他听见有人唤他,熟悉的贱兮兮的声音。
他猛地抬起头来,呆在原地。
曾小贤从黑暗里走来,踏着满地荆棘,小小的眼睛里闪着光,脸上是淡淡柔和的笑容,没有放肆夸张的贱笑,黑色的头发服服帖帖地待在额头,穿着蓝胖子的连帽卫衣,张开双手。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距离越来越近,近到曾小贤已经站在眼前,近到曾小贤给了自己一个拥抱,气息吐在自己耳边,吕子乔忽然想到那时他在酒吧唤着自己的场景。
吕子乔突然红了眼眶,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有些突兀。
曾小贤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子乔…”
他唤他,却没有下文。
虚无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互相拥抱时,他心脏跳动的声音,和哭泣的声音。
……
吕子乔去广播大楼找了Lisa榕,用一本写真集接替了曾小贤的工作,成为午夜电台的主持人。
做他曾经做过的事,坐在他曾经待过的地方,用他曾经触碰过的东西,吕子乔成了最火热的午夜电台主播,拒绝了Lisa榕想调前节目的好意。
他过上了曾小贤的生活。
……
终其一生,他也没有听见曾小贤唤他后的下文,可久经情场的他怎么会不懂得一声又一声的呼唤下表达了什么情感,谁也没有点破,于是成了一生的遗憾。
……
吕子乔离开的前一夜,胡一菲抱着一叠书信颤颤巍巍走进他的房间,唤他。
“子乔…”
不是以往的尖尖的大嗓门,而是轻柔的。
“别留遗憾…”
关上门那一刻,胡一菲轻喃。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偷放在我那里…那个死贱人…”
……
吕子乔看着泛黄信封上自己的名字,捧着信的手颤抖着。
“子乔…你知道吗其实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第一封。
“子乔…我不喜欢当你的僚机…”
第二封。
“子乔…Laura当时眼神都要杀死我了…你说你没事用刀叉吃什么油条…”
第三封。
……
“子乔…医生说好像病情恶化了…不过我不想让你知道…你喜欢美女…那一定不会想看到我不好的一面…”
第壹壹零捌封。
“子乔…我把信藏在了胡一菲的房间里了…你一定找不到吧…哈哈是楼下小黑帮我的忙…小黑真是神通广大…子乔…恐怕我再也不能叫出你的名字了…子乔子乔子乔子乔子乔子乔子乔我要叫个够你不要阻止我…子乔…我喜欢你…”
第一一零九封。
信上的字有些模糊,像是有水渍过。
吕子乔忽的落了泪,砸在信上,“我喜欢你”被泪水渍得化了开来,模糊不堪。
……
用力抱紧了怀中的信,他低下头,心口阵阵地疼。
恍惚间,他听见有人在唤他。
“子乔…”软软的贱兮兮的。
他抬头,面前的人如几十年前一般模样。

“跟我走吧…”
吕子乔伸手,覆上曾小贤的手,带着他惯有的痞痞的笑容。
“我喜欢你”
曾小贤红了眼眶,覆上吕子乔的唇。
……
葬礼那天,胡一菲抱着一只蓝胖子和一束花,站在那两人的墓前,低着头。
“真是两个贱人…”
其他人站在她的身后,默契地不说话。
……
“子乔…你真的终生未娶吗…”
吕子乔揉着眼前人柔顺的黑发,带着他入自己的怀。
“你看他们哭的好傻…”
曾小贤笑。
……
未闻汝心,却明汝意。
愿吾与汝,长相厮守。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