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相逢即是缘 我是啊黑 懒癌晚期੧ᐛ੭更新随脑洞❛‿˂̵✧关于吾王只看王受୧(๑•̀⌄•́๑)૭更文现在基本只更all王੧ᐛ੭看文是个杂食党基本秉承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则( ͡° ͜ʖ ͡°)✧

【all王】 痛感缺失

痛感缺失







王杰希没有痛感。

因为这件事,他身边前前后后三任副队长在任的时候大半颗心都操在他身上了。

微草战队里,王杰希的第一任副队长方士谦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

那是林杰将微草交给王杰希的一个星期之后,方士谦仍与王杰希处在冷战期,他虽能理解林杰的做法,却还是无法放下身心接受这件事情。那天他寻了个一听就很不靠谱的借口与王杰希大吵了一架,之后门一摔就离开了,独留王杰希一人站在房间里,脑袋上浮着好几个实体化的加粗黑色问号。不过王杰希并没有为这件事困惑太久,接手微草的这段时间以来大大小小的事情很多,他目前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放在方士谦莫名其妙而来的单方面冷战上。

王杰希收拾一番到训练室的时候,方士谦已经在那里训练了,他们两个之间私事上的情绪并不会带到公事上。

方士谦淡淡地转过头来瞥了王杰希一眼,就一眼,又把刚刚已经封锁掉的脾气给炸了出来。

他猛地站了起来,椅子顺着他起身的动作往后滑了几步,撞上对面还没来的柳非的椅子,几步走过去拉起王杰希的手,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王杰希你手还要不要了!血都流成这样了你不知道止一止吗!”

被教训的当事人一脸懵地看了看方士谦不同于以往沉下来的脸色以及感受了一下快要实体化压下来的低气压,此时他的手正被方士谦小心翼翼地举起来,那人正往他手臂上吹气,王杰希往他吹气的地方看了一眼,脑袋有点迷迷糊糊的。

他的右手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刮了一道口子,肉眼看着挺深的,实际上也确实很深,血顺着他的胳膊往下流,滴在地板上。

大概是发现吹气并没有什么用,冷静下来之后智商回归的方士谦拉着王杰希没有受伤的左手急匆匆地往医务室走去,虽然步伐急促,却很小心地护着王杰希的另一只手。

……



“要是疼,你就…咬我。”

方士谦看着队医给王杰希上药,那股药劲他看着都觉得特别疼,于是他把脑袋别了过去,不自然地把手伸到王杰希面前。

“啊?”

王杰希并不是很理解方士谦的举动。

“手洗过了!很干净!”

等了许久只等到一个单字疑问词的方士谦莫名有些烦躁,又把脑袋转过来看着王杰希,声音大得把正在给王杰希上药的队医吓了一大跳。

王杰希也被吓了一跳,仰头看着他说。

“但我不疼啊。”

“不要在这种事情上也逞强!”

方士谦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另一只手仍放在王杰希嘴边。

“啊?”

王杰希不太明白自家副队的想法,但还是认真地重复了一遍他刚刚的话。

“我是真的不疼啊。”

语毕便收获了方士谦一记瞪眼,王杰希第一次体会到了治疗之神的凝视有多渗人。

旁边上药的队医大概是看不下去了,他给王杰希的胳膊绑了个大蝴蝶结之后,站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冷静地对王杰希说。

“王队是不是有先天性无痛症?家里人有这种情况吗?”

王杰希想起了被针扎一下就要找王父亲亲抱抱举高高的王母,冷静地摇头。

队医皱了皱眉,开口说,“王队找个时间去医院看一下吧,感受不到疼痛这件事情不小,对身体影响害远远大于利。”

王杰希看了看队医,又看了看旁边脸色都沉下来的副队,镇定地点头。

……




“真感受不到疼痛?”

回宿舍的路上方士谦忍不住再问。

“嗯。”

怕方士谦不信,王杰希说完就想往伤口上摁一摁,被眼疾手快的方士谦阻止了。

吓出一身汗的方士谦现在只想把人赶回宿舍休息,然后再带人去医院检查一番,在此过程中冷静地拒绝了王杰希一心只想训练的无数个提议。





……





后来方士谦退役之后,特地找了个时间约了邓复升出来,郑重地把他自己写的一本厚厚的《王杰希饲养守则》交给了邓复升,他有他离开的理由,却也放心不下这样的王杰希,他知道王杰希扛着微草一步一步坚毅地走向荣耀的未来,他知道王杰希眼里装着的仅有微草,他也知道王杰希不想让队员为他担忧太多,但他想,总要有一个人,能在他身后,一路拾起他掉落的漫天星辰。

在荣耀里,方士谦想,那人只能是微草的副队。

……



后来邓复升退役,和接手微草副队职位的许斌在酒店畅谈了一夜,并郑重地把《王杰希饲养守则》和《微草副队培养指南》转交给了许斌。

……





再后来,微草全队都知道了王杰希没有痛感这件事。

那阵微草战队的成绩都不怎么理想,王杰希为了制定新的训练计划日夜忙碌,几乎都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

于是在某一天的早晨,王杰希就在微草全队的面前倒下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坚不可摧的队长如此苍白脆弱的一面。

“队长!” “队长!”  “队长!” ……

许斌当时就站在王杰希旁边,在王杰希身子软下来的后一秒,他迅速地伸手将王杰希的上半身揽至自己身前,微微屈膝另一手捞起王杰希的双腿,将人打横抱起。

出训练室门之前转过头冷静地说。

“小别跟上,英杰监督其他人训练。”

刘小别点头,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说,“好好训练,队长不会有事的。”

高英杰慢慢地点了点头,双手紧紧地抓着椅背,闭上眼睛吐出一口气,开口。

“继续训练!”

他知道王杰希更想看到什么。

……






吾王万岁

木恩:小别哥,队长怎么样了?@飞刀剑

飞刀剑:医生说队长是急性胃炎,而且队长有后天的无痛症……

刘小别坐在病床旁看着昏迷中的王杰希,被称为手速达人的他,操控着剑客的那双手此时有些抖,几个字磕磕绊绊一直打错。

许斌看见了,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别担心,队长没事。”

“队长一直……”

“很久了,这件事就只有我和方神和老邓知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队长的心思你应该知道,他只希望我们心无旁骛地走向微草的未来,走向荣耀的未来。”

刘小别低下头,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心如刀绞的感觉。

许斌凝视着王杰希沉睡的面庞,忽然轻轻笑了。

“队长付出了一切守护着微草,守护着我们……你们也到了能独当一面的时候了,未来的日子里……”

“换我们付出一切守护队长,守护微草!”

刘小别抬头,目光坚定。

……






趁着王杰希还在医院修养,许斌在一天的训练结束之后,与微草全队彻夜长谈。

天亮之后,微草每个人的宿舍里从此之后床头便摆着三本厚厚的书。

《王杰希饲养守则》

《微草副队培养指南》

《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希希守护者》

……







看着第九瓶被没收的可乐,王杰希重重地叹了口气。

住院之前,队里只有个许斌喜欢没收他的可乐。

出院之后,微草全队都对没收他的可乐上了瘾。

这一定是方士谦的错!

这样想着,王杰希控制着烈火焰尽对着JJC里的牧师和守护天使就开始打。

而已经退役很久的远在大洋彼岸的方士谦忽然打了个喷嚏。

“一定是小队长想我了,这周末回微草看看小队长。”

这样想着,方士谦打开手机就开始订机票。

……






















而身处荣耀大陆的王不留行其实也没有痛感。

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年,轮回的枪王一枪穿云因为帮了霸图一个忙而收到了霸图的石不转寄到轮回的一份大礼。

两颗子弹。

但子弹可不是普通的子弹,产自霸图,也只有霸图才有,由石不转看管,每三年产两颗。

称为爱神之弹。

据知情者生灵灭透露,该子弹名字是由霸图城主大漠孤烟所取。

而且,子弹只能通过荒火碎霜起作用。

被子弹射中的两人即为灵魂绑定,若双方本就对彼此有情有意,则作用更强,一经绑定,不可更改。

于是,得知了子弹作用的一枪穿云找到了王不留行,通过荒火将子弹射向了王不留行,另一颗子弹本想通过碎霜射向自己,却因为被路过的修鲁鲁吓了一跳,射偏了。

子弹以迷之角度迷之轨迹射中了一叶之秋。

一枪穿云:……

于是本就对对方都有点意思的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在爱神之弹的作用下就在一起了,灵魂即刻绑定。

一枪穿云:委委屈屈.JPG

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一枪穿云也因此获得了荣耀大陆第一媒婆的称号。

但一枪穿云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这个称号,谁提一次就打一次,王不留行除外。

当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要开始进行羞羞o(*////▽////*)q的事情的时候,一叶之秋突然陷入昏迷。

微草的防风和冬虫夏草都找不出昏迷的原因。

昏迷了两天两夜之后,一叶之秋终于睁开了眼睛。

一叶之秋睁眼的那一刻王不留行却突然陷入昏迷。

冬虫夏草和防风翻遍了荣耀大陆的医书都没能唤醒王不留行。

后来,蓝雨的术士索克萨尔携剑客夜雨声烦来微草一日游。

顺道救醒了老友王不留行,但表示虽然人醒了,但可能留下点什么后遗症,而到底是什么后遗症就不太清楚了。

王不留行苏醒,微草城死气沉沉的氛围终于消失,开始敲锣打鼓舞狮放烟花。

震惊的夜雨声烦:不是很能理解大白天放烟花。

为了感谢蓝雨的救命之恩,微草全城集了一份大礼。 看着面前微草给的谢礼。

一堆中草药。

索克萨尔表示如果你们真心实意想道谢那就把王不留行嫁来蓝雨吧,蓝雨缺个主内的人很久了,不巧,我夜观天象,发现这人应该叫王不留行。

微草众:不巧,我们只想虚假地感谢一下而已。




再后来,一片人烟稀少的大草原上突然出现了一座城池。

名为兴欣。

有一天王不留行外出看见正在放羊的兴欣,因为穿的衣服很火红,坐在灭绝星辰上的王不留行一眼就注意到了。

于是下来和兴欣城的城主君莫笑打了一架。

那是一个在大夏天还围着一条大红围巾的男人。

而那条围巾,和当初王不留行织给一叶之秋的围巾长得一模一样。

当初一叶之秋突然昏迷,醒来之后灵魂易主,离开微草。

而一叶之秋原来的灵魂却不知去往何处。

这么久以来,王不留行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他的灵魂。

而今天,看见那条大红围巾的那一刻,王不留行知道。

他找到了。

于是他决定,下去打一架。



正在放羊的君莫笑被突如其来的低气压吓了一跳,抬头一看,王不留行骑着灭绝星辰俯冲下来。

那一刻,君莫笑心里的想法只有一个:迟了这么久的全垒打终于可以完成了。





看着王不留行毫无保留地打他,君莫笑也只好先收起其他想法,专心对待眼前明显是气极了的恋人。

三天三夜之后,闻讯赶来的微草护王小分队看着遍体鳞伤的王不留行皱紧了自己的眉头。

冬虫夏草没有办法,只好先麻晕王不留行把人带回去,不然怕是要出事。

看着倒下的王不留行,君莫笑赶忙偏了千机伞的攻击方向,并借着千机伞的力将王不留行揽到自己怀里。

木恩叹了口气,抱着被丢下的灭绝星辰跟上小分队的脚步,进了兴欣城。





叶下红瞪了君莫笑一眼。

“一回来就欺负我们城主!”

虽然十分冤枉,但是无法反驳的君莫笑只好保持沉默。

打架的时候太过认真,刚刚凑近了才知道王不留行身上有多少道伤口。

但这三天三夜里他却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

君莫笑决定等王不留行好了他要去霸图找石不转和大漠孤烟问问看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是不是教坏他家小留行了。

防风和冬虫夏草从房间里出来了。

木恩走上前问。

“城主怎么样了?”

冬虫夏草皱着眉回答。

“药上好了,休息几天伤口就都能愈合。但是……”

防风接着补上。

“当时蓝雨的索克萨尔城主说的后遗症好像出现了……”

君莫笑一愣,问道。

“什么?”

“城主好像没有痛感了。”

防风回答。

“什么!”

木恩吓得怀里抱着的灭绝星辰都掉了。

“上药的时候城主就醒了,他之前是很怕疼的,虽然忍着不说,但能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但刚刚冬虫夏草上药的时候,城主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很奇怪。”

防风边把灭绝星辰捡起来抱着边说。

“防风觉得奇怪,轻轻按了一下城主的伤口,又大力地按了一下,城主都没有什么感觉……”

冬虫夏草补了一句。

叶下红又瞪了一眼君莫笑,眼里明晃晃写着“都怪你”。

独活朝君莫笑点了个头,道。

“不好意思,君莫笑城主,我们要带着城主回微草了,如果有什么事,稍后联系。”

君莫笑点头同意,此事是他理亏。






王不留行伤好了之后,君莫笑去微草找他。

看见城墙上站着的微草护王小分队,君莫笑陷入了沉默,如何在不打伤留行家小孩子的情况下进入微草看自家恋人。

来微草一日游的蓝雨城主索克萨尔和副城主夜雨声烦看见微草城下站着的孤独又沉默撑着千机伞挡来自微草一方大雨的君莫笑,纷纷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今天的微草护王小分队依然工作严谨呢。






今天的蓝雨双核依然度过了很开心的微草一日游呢。






今天的君莫笑依然见不到王不留行呢。



君莫笑:委委屈屈.jpg


END. 2018.05.05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给各位大可爱们比心心(*๓´╰╯`๓)♡ 今天也是炒鸡喜欢吾王的一天(〃ω〃) 祝大家天天开心❛‿˂̵✧

评论(7)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