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相逢即是缘 我是啊黑 懒癌晚期੧ᐛ੭更新随脑洞❛‿˂̵✧关于吾王只看王受୧(๑•̀⌄•́๑)૭更文现在基本只更all王੧ᐛ੭看文是个杂食党基本秉承爱他就要让他受的原则( ͡° ͜ʖ ͡°)✧

【all王】 守护星


本来想写一个在苏黎世发起高烧的希希(つд⊂)结果......好像偏离一开始想写的了QAQ

题目和正文没有关系哈哈哈

喻王沿用太想爱你的双胞胎设定

本来以为专四考完It's You.就会有灵感结果......嗷(。•́︿•̀。)

真·更新随缘了

祝看的开心

以下正文









许是比赛的这一段时间绷得太紧,第一届荣耀世邀赛结束之后,放松下来的魔术师归国之前在苏黎世就发起了高烧。




为了和之前不同队的队友更好地进行交流,避免在比赛的时候拿队友当敌人打,国家队在苏黎世的房间分配是由抓阄决定的,大概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喻文州顶着叼着烟的领队叶修毫不掩饰的刺探眼神以及枪王周泽楷明晃晃摆出来的委屈表情等各种压力顺利和王杰希住到了同一间房间。

也因此作为室友,也作为王杰希的双胞胎哥哥,喻文州是第一个发现王杰希身体状况不对的人。

比赛结束之后,国家队众人说好要一起去品尝奶酪火锅、煎马铃薯饼以及传统奶酪等极具瑞士风味的美食,然后去参观座落于苏黎世湖畔Mythenquai码头的苏黎世时装博物馆和位于利马特河岸的苏黎世大教堂以及去探索一番苏黎世的老城区。

在出发的那一天早上,喻文州同往常一样先于王杰希起床到大厅吃早餐,待到吃完之后才回到房间叫王杰希起床。






很久之前,当喻文州和王杰希的父母还都在B 市工作时,和王杰希同睡一间房的喻文州每天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叫王杰希起床的时候。

那时喻文州会以床为着力点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便伸出去捏还在睡梦中的王杰希的脸。

小孩子的脸软软的滑滑的手感特别好,其实喻文州自己也是一样,但每一次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如果有人想要捏王杰希的脸,喻文州总会挡在他身前被人捏,在他心里,王杰希的脸只有他能捏,当然每次站在他身后的王杰希也总会气鼓鼓地说哥哥的脸只有他能捏。

每当喻文州开始捏他的脸的时候,王杰希就会挥着彼时还胖乎乎的小手想把一直捏他脸的喻文州的手给挥开,失败之后就会使力将早有预谋的喻文州一把拉上床,整个人都往喻文州怀里蹭,末了还伸手轻轻拍喻文州的背,嘟嘟囔囔地小声说,“哥哥一起睡……”,用计成功的喻文州便满足地搂着王杰希再继续睡,等着五分钟之后,王杰希便会自己从睡意中清醒过来,乖巧地跟笑着看他的喻文州问好之后去刷牙洗脸开始新的一天。

后来两人的母亲因为工作所需到了G 市工作,喻文州也便跟着去G市定居,王杰希就和父亲待在B市,之后每年两人能一起睡觉的机会都屈指可数,喻文州已很久没有进行过叫自家宝贝弟弟起床的活动了,而王杰希长大之后也极少会有情绪外露的表现了,特别是在他当了微草队长之后连这个小动作都给藏起来了。

因此这次世邀赛的同房极大地满足了喻文州,同时他也庆幸是他和王杰希住同一间房,他无法想象如果王杰希赖床的时候有人去叫醒他然后他把别的男人拉上床的画面,那大概不管开多少次死亡之门都难消心头之不满。






喻文州仍同小时候一样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伸出去捏侧着身睡觉的王杰希的脸,笑眯眯地等人再次把自己拉上床,在还不清醒的情况下喊自己哥哥然后一起睡觉,毕竟清醒状态下的王杰希现在要么喊他“喻队”,要不然就直接喊他“文州”,已不再轻易叫他哥哥了。

但这一次喻文州却没有等到王杰希的起床小动作,他伸手触到的王杰希的脸是异于常人的温度,吓了一跳的喻文州慌张地快速走到了床的另一边。

王杰希已然烧的糊涂了,不管喻文州如何唤他的名字,他也只是闭着眼睛紧紧皱着眉,嘴微微张开吸气吐气,白皙的脸上覆着明显的红色。

喻文州逼自己冷静下来,先打了个电话将还在睡梦中的随行队医唤了过来,接着又打了个电话给张新杰说了一下情况,让他们等一下收拾完毕先去玩。做完这两件事情之后便去浴室拿了几条毛巾,浸得湿冷了之后敷在王杰希的额头、手腕和小腿上。







队医过来看了一下之后皱着眉跟喻文州说,“喻队,王队的情况不太好,从目前的症状来看很有可能是肺炎,最好去医院看一下…”

跟队医道了声谢之后喻文州从行李箱里拿出几件厚衣服给王杰希穿上,将人打横稳稳抱起。一出门便和隔壁刚起打算去吃早餐的叶修和周泽楷打了个照面。

两人看见喻文州抱着王杰希出房门均是一愣,又瞥见了他怀中脸色通红的王杰希,双双皱了眉头。

“大眼儿怎么了?”

叶修往前一步,用手试探了一下王杰希的额头,被那灼热的温度吓了一跳,开口问喻文州的时候声音都有些不稳。

身旁的周泽楷也是一脸十分担忧的模样。

喻文州已是急到不行,朝两人点了个头,边往前走边回答叶修的问题。

“队医说可能是肺炎,我现在带杰希去医院。”

周泽楷也跟着喻文州走。

“一起。”

喻文州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枪王虽寡言,但关键时刻一口英语也是讲得非常溜,喻文州庆幸刚刚周泽楷跟着一起来了,不然到了医院之后他真的是要疯了。

一番检查之后,王杰希便在医院住下了。








王杰希已换上病服沉睡着。喻文州、叶修和周泽楷都在病房里,一个坐在床边懊恼自己没把人照顾好陷入自责中,一个担忧着王杰希身体状况的同时又深深思考着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人的亲密关系,一个为担忧着王杰希的国家队众人播报消息时不时眼睛离开手机抿着唇凝视着王杰希,眸中是毫不掩饰的心疼。

荣耀国家队

石不转:王队怎么样了?

生灵灭:王队的病情严重吗?我们现在正打算去医院。

一枪穿云:前辈还处在昏迷状态,医生说是劳累过度加上受凉引起的肺炎。

沐雨橙风:肺炎!?

一枪穿云:医生说至少进行5天的肺炎抗菌药物疗程,若抗菌药物治疗后48-72小时体温正常,无肺炎任何一项临床不稳定征象可停用抗菌药物。

生灵灭:虽然不太合适,但这可能是我见过的周泽楷打的最长的一句话了,而且和荣耀无关

风城烟雨:不可说不可说

……

索克萨尔:杰希可能要在医院待几天,赶不上回国的飞机了,你们先回去跟冯主席报备一下这次世邀赛的事情,我到时候跟他一起回去。

一枪穿云:一起。

石不转:叶神呢?

一枪穿云:一起。

……

生灵灭:我们到了,在哪个病房?

……








没有人见过这样躺在病床上脆弱到仿佛用力一握便会碎成星星点点消散于世间宇宙的王杰希,对很多人来说,微草的王杰希从来都是坚不可摧,你看着他,就仿佛有无尽的希望盈满整个胸腔,而现在,他躺在病床上,昏迷着,像一只遭遇无尽痛苦的小猫蜷缩着自己的身体想为自己带来些许的安慰与安全感。

国家队众人沉默地看着这样的王杰希,想起那个吃灌汤包的时候不注意被汤汁烫到咬舌眼泪都快下来的魔术师,想起那个以为偷偷把杯里的凉茶换成可乐没有人发现其实已经被看穿但还要一本正经地装作喝的是凉茶的皱眉的王杰希,想起集训那段时间每天训练结束之后喜欢小小声哼首儿歌作为结束的王杰希……

他们想,没想到一起经过第一届世邀赛之后,他们记忆中的魔术师不再是那个扛着微草无可阻挠向前飞去的成熟稳重的王杰希,而是一个满满少年气的王杰希,只想让人拿他当队宠养的王杰希……









得到好好调养的王杰希几天后便出了院,出院后就想喝可乐的王杰希却被荣耀前后第一人和自家双胞胎哥哥强硬地阻止了。

王杰希用被子将自己卷了起来缩在床的一侧,只露出发旋,不去看站在床的另一边宠溺中带着无奈的三个男人。

他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碎碎念。

“不让我喝可乐的都是坏人……哥哥是坏人……小周是坏人……叶修也是坏人……都是坏人……”

喻文州:杰希终于在清醒状态下叫我哥哥了真是太满足了

周泽楷:像个小孩子的前辈真的是太可爱了

叶修:可爱 想……





END.
2018.04.22



肺炎的一些相关信息都是从百度百科那里看的QAQ

一切都是为了宠希希

吾爱吾王 吾还是爱吾王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比心心(* ⁰̷̴͈꒨⁰̷̴͈)=͟͟͞͞➳❤

评论(13)

热度(227)